xna2022Xna2022  2020-11-24 09:09 网盘扩容 隐藏边栏 |   抢沙发  26 
文章评分 1 次,平均分 5.0

温馨提示:本文有偿阅读

一位少妇,白色羽绒服,戴个眼镜。

文化工作者。

在牛肉摊前徘徊。

与我同时进来的,还有一位老者,戴个老花镜,要50块钱的牛肉,称完,老板问:爷们,再绞绞?

老花镜说,嗯。

老板把肉给放进绞肉机,顺手把老花镜手里的饭桶接过来,给打满滚烫的牛肉汤,牛肉汤是免费的,理论上,谁都可以来打。

按照先来后到的原则,老板应该先招呼白色羽绒服,为什么先招呼老者呢?

因为,羽绒服一直在徘徊,在犹豫,不知道要哪块肉,也不确定要多少,她问了老板一个问题:十斤肉是多少?

老板说,十斤肉就是十斤肉。

她回过头来问我:你知道十斤肉大约是多少吗?

我说,我也不知道,反正拎着很沉。

她问,你要多少斤?

我说,我要四斤。

她问,为什么要四斤?

我说,我过去都是买两斤,发现煮的时候锅空空的,于是就加倍。

她说,你先买,我看看四斤是多少?

我说,你先来。

老板问了羽绒服一个问题:出门使?(送人的意思)

她说,嗯,所以要选既好看又好吃的。

老板给推荐脊梁位置的肉,割了一块,一称11斤,然后又给割下来了一斤,这时羽绒服说,那一斤给我绞绞吧,我回去包饺子给孩子吃。

老板给绞肉,她自己装肉,她不会装,我说你拎着袋子我给装上,在我把肉给翻过来时,她觉得这个肉不好看,背面有血,她说这个肉不行,会让人家以为是血脖(最便宜的肉)……

老板说,常吃肉的一看就懂,这是刚才宰的时候沾上的,我帮你挑肉,你放心好了。

羽绒服疑惑的看看我。

我说,这个肉不错。

她说,要不,你帮我把这一层血给削下来吧,一起绞绞。

老板只好照着做。

在案板的旁边有一块特别漂亮的肉,是牛屁股,那一块肉应该有20斤,就是我们想象中牛肉应该有的样子。

她突然眼前一亮问:这一块不是很好吗?

老板说,这个是牛屁股,好看不好吃,有点柴,适合用来做牛肉干之类的,你放心好了,我推荐的肯定没问题。

她问,放地下室,几天没事吧?

老板说,这个天气,没事。

对于来买肉的每个人,老板都会问一下用途,这种10斤、20斤的,多是串门用的,牛肉还是蛮奢侈的,具有非常强的礼品属性。

老板问我干什么用的?

我说,煮着吃的。

他说,那给你腱子肉。

我说,行。

出了门,羽绒服坐在电瓶车上打电话,我只听到了一句:行,行,甭客气。

这肉,应该是给直属领导送的。

例如分管主任、副局长之类的,恰是周末,快去给送到家里,为什么问问地下室能不能放?她也知道,只能送到地下室。

结账的时候,我看她犹豫了一下下,460块钱,应该是有一丝心疼,当时我在想,按照咱的贱人思维,花这个钱干嘛?陪着睡个觉就是了,既舒服了,又是一家人了,有什么好事不会忘记咱。

我步行往回走。

听到了一声警笛,然后看到夫妻俩在手忙脚乱的收拾油条摊,城管来了,车窗放下,然后一位年长者训了一句:你们还有数吗?!

看他们开始收拾,车子走了。

我突然好奇,牛肉店每天都在门口宰牛,城管会不会管?

发现,没管。

可能是杀牛不违规……

附近有所高中,这一条街我数了数,不到500米,7家眼镜店,是眼镜太暴利还是?我觉得,当有这么多眼镜店的时候,也都进入了微利时代。

竞争太激烈了。

这些眼镜店的老板里,我认识两个,一个是我球友,一个是胖嫂子,胖嫂子有信仰,土著,读过体校,练投掷出身的,胖嫂子也不是常规理解的胖,娃娃脸,整个人块头比较大,应该属于健壮范畴,不算太胖。

这个世界多样化,咱是知道的,但是认识她以后,使我对这个多样化有了更立体的认识,例如对她所生活社区的认识,按照咱的理解,他们这些人,应该对自己要求很规范,毕竟比咱生活的有约束,实际上,听她说说,完全是另外一面,简单一点理解,就是文艺青年与我们这些自驾爱好者对青藏高原牧民的认知差异,文艺青年觉得他们是最淳朴的心灵,我们认为,他们是愚昧的、无知的、脏兮兮的、臭烘烘的、坑蒙拐骗的。

胖嫂子对我也挺好的,一到夏天送我墨镜之类的,偶尔路过我这里,也过来聊几句,日常聊天我是比较随性的,总是没事就调侃她,问她没泡个帅哥啥的?你看人家大学旁边的理发店,一个叫毛毛的,一个叫皮皮的,俩人都是东北小伙,初中都没毕业,约了多少个女朋友?音乐系的没有不认识他们俩的。

据胖嫂子讲,这么多年,就出轨过一次,还真是因为配眼镜,她初中的数学老师找她配眼镜,她没要钱,老师不好意思,请她吃了个饭,然后去了锦江之星,说那个时候锦江之星还在试营业,不用身份证。

对这个事,她一直都很自豪,因为数学老师不再是数学老师了,而是个角了,还问我认识不?我说听说过这个人,但是没见过。

她很自豪。

后来,我对胖嫂子略有提防是因为一次闲聊,聊到了缉毒,当时有部缉毒电影特别火,张涵予演的,她跟我讲,其实吸毒也分很多种,普通的没什么,说店里小姑娘就吸,也让她吸过……

看我很惊讶。

她急忙说:跟你开玩笑,逗你的,姐还能没这么点数?

我就开始逐渐远离她了。

的确,吸毒已经平民化了,民工、出租车司机、外卖小哥,都可能是吸毒人员,也可能是我们身边的朋友,他们圈子都很固定,我们不知道而已,但是,只要他们下决心把你带下水,是非常容易的。

喝点小酒,来点?试试?

就来上了。

我拎着肉,继续往回走。

路过一个小区门口,门口坐了几个大爷,其中一个提了一个人名,这个人是前几年我们这里的风云人物,后来调走了,另外一个大爷有些耳背,听着这个名字接着问了一句:什么?抓起来了?该抓!

当时,我就在想,原来城里的老头跟村里的老头没啥区别。

都喜欢当法官。

又往前走,路过我哥新司机家的汉堡店,他媳妇在擦玻璃,看到我,招了招手,问我要不要进去暖和一下?我提了提手里的肉,意思是要回家下锅。

隔着玻璃,看到里面整齐的桌椅,玻璃上贴着2人套餐,两个汉堡两个鸡腿两杯饮料仅需24块9,看来是给情侣的。

这个店很有意思,应该会出现在很多男孩或女孩的日记里。

初恋,约会。

前面有个鲜奶店,一个穿军装的小姐姐在给一个很土的妹妹买牛奶,这个妹妹眼镜有些大,不是很协调,姐姐在叮嘱:平时别那么节约,吃好喝好,你看你都瘦了,上了高三就是累……

应该是亲姐姐对亲妹妹。

看军装,应该是军校系列,使我想起了宋师姐,宋师姐比我高两级,我们那些年流行国防生,她就是被选定的国防生,毕业后去过西北,后来回了北京,现在在海淀区,我上次去清华大学,自己不好意思进,就是她带我进去的。

老公也是国防生。

目前,她在机关工作,老公依然在部队。

前段时间,学校统计卓越校友,我看她在列,我们学校以前挺牛B的,能跟一中抗衡,不相上下,后来不行了,现在彻底不行了,说是中间解散过,现在又回来了,但是魂不在了,关于为什么中间解散,也是众说纷纭,说是有地产商看中了我们学校那块地,于是把我们学校跟其它高中合并了。

只能说,做这个决策的人,有点欠考虑。

知道为什么吗?

那么多人的母校,是有情怀的,这不同于小学、初中,拆了就拆了,结果别人一问,你是哪毕业的?

我一说,人家说,现在不存在了。

多尴尬?!

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时,我都觉得很心疼,咋能把我们的母校给盖小区?你说在城外重新建一所高中,把我们的学校给拆了就拆了,那是另外一个概念。

当然,这不属于咱能操心的范畴。

只是发发牢骚,也不管用。

好在,又有了!

当然,一切都只是传言,传言也许本身就是假的,完全的空穴来风,一说空穴来风这四个字,我就想起我那个妇产科的骑友,有次我提到了这四个字,她跟我讲,那需要去医院做产后康复。

夏天,宋师姐回来给父亲过生日,我还请他们一家三口吃了个饭,那天特别巧,我爹也在,我爹一听,人家两口子都在北京工作,关键还是国防生出身,我爹羡慕的不要不要的,就跟见了偶像似的,反复唠叨一句话:恁爹恁娘有福气……

潜台词,嫌我不中用。

我们这个羡慕链也很有意思,我爹羡慕他们俩,他们俩羡慕我,特别是宋师姐,不仅仅是羡慕,就是我给她发条信息,她都兴奋好久那种。

真的。

她说,真羡慕你现在的生活,自由自在,真好。

我说,我羡慕你们。

她说,我们在北京也接触到了很多朋友,包括一些比较成功的,但是总结起来就一句话,没有生活,除了赶地铁就是赶地铁,没有你们这么多样化。

我说,但凡有一点点本事,也不至于蹲在县城。

她说,我觉得真好。

我说,咱娃的起点不同,你娃考清华北大很容易,我娃基本无缘。

她说,海淀区的录取比例的确高,差不多30个孩子就能考上一个,但是你要再深入思考,就不这么想了,那里也是学术浓度最高的一个区,孩子的家长不是博士就是硕士,而且基本都是周边名校毕业的,夫妻俩都是清华大学毕业的,孩子考清华不是应该的吗?我们俩这都算高考成绩不错的,娃也很努力,中游水平,也没有考北大清华的可能性,前段时间我跟同事还在聊这个话题,按照基因论来讲,清华大学毕业生的孩子继续考清华,在不扩招的前提下,普通家庭的孩子成为黑马的概率越来越低。

我说,本来就是如此。

她说,除了海淀区外,北京其它区的清华北大的录取率跟其它省没啥区别,所以在高考这个问题上,有北京户口没有什么优势,相反,同样的学习成绩,在山东肯定能上高中,而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,可能就只能读高职了,因为高中也有升学率卡着。

我问,作业多吗?

她说,我给你看看我们每天的作业。

我看了看,觉得好可怕,一长串,就是很普通的一天,说是每天晚上要做到很晚,她也很崩溃,很心疼,很反感,但是知道,在如此高压的环境下,你稍微对孩子松懈一下,可能连高中都读不上了。

知道填鸭式教育是不对的,未必能让孩子成才,但是又不敢轻易创新、试错,最终只能人家怎么要求,咱怎么做。

昨天,济南来了个朋友,他学我,在同学间搞起了小天使投资,谁想创业他投点钱,多的十多万,少的一两万,但是他遇到了一个什么问题?

有去无回。

大家也都认同他的投资,但是生意普遍亏损。

撤资也撤不出来。

心是好的。

事是错的。

我做小天使投资跟他有一点不同,我不关心你是否盈利,我给你设置了一个定额分红计划,既然你选择了我的投资,这个就是硬性要求,你若是觉得太黑或太苛刻,你可以不要投资,又不是逼你要的,对不?

我们彼此都有需求,我是看中了你的分红。

你是看中了我能给你带去的推广、背书价值。

所以,我这个基本没有跑单,有跑单也都是特殊情况,例如赶上猪瘟了,我投了一个养猪场,我不要了就是了,也没多少钱。

哪天她东山再起,她肯定会还我的。

一个投资数千万养猪的人,倒下了,也会再起来的,虽然对我撒过谎,我也是理解的,人在倒下的时候,没有实话了。

我给济南分析了一下,我认为出在了四个问题上:

第一、你选错了人,你同学,多是上班族,不具备做生意的能力,你看小说里怎么写的人生逆转?包括大家平时口口声声说的,大不了我回家开个店,总觉得自己回来开个店就是人生降级,而且自己是君临天下,王者归来,你真开个试试?光是选址、调研、风险评估、谈判、接盘价格、签协议......就能让你脱一层皮,更别说具体运营了,上班你能上的了,毕竟可以滥竽充数,开店是纯粹的市场经济,比拼的是智商、情商,大部分上班族为什么只能拿月薪几千元?你以为真是怀才不遇?其实,你就这么点本事。

开店?他们不具有这个实力。

第二、分红模式不对,创业成功率连百分之一都不到,也就是说,按照盈利来分红,你这个钱99%是打了水漂,这个是必然的。而我投的呢?我都选的有成果的,有稳定盈利的,而且是强制分红,与利润不挂钩。

第三、额度太大了。

第四、你没有能拿捏住他们的东西,例如气场。

气场的核心是什么?

势差!

本地我投资了两个,一个是做广告设计的,他后来算了算觉得不合算,就跟我协商,能否一次性买回去,我同意,我们协商了一个中间价格,然后把合同中止了。一个是做租车业务的,这哥们后来越做胆子越大,还搞汽车金融,也吸收社会存款,也是突然找我,要求中止合同,他是全额支付的,说一次一次付太麻烦,直接结算了吧,我同意,他要请我吃饭,我没去,虽然是同城,但是没见过面,他多次要见我,我都没见。

是架子大?

不是。

而是要保持应有的势差,这样,他会很敬畏这个游戏规则。

你可以采访一下大部分来找我的人。

很大程度要失眠。

很紧张。

这个也是势差……

营造出来的。

不对,我在本地还有一个,是做蜜蜡的,比我小十多岁,大户人家出身,这些我都是后来知道的,见过一面,开了一辆很好的车子,简单的聊了几句,他说一年卖蜜蜡能赚两百来万,后来我才知道,他们家族就是刘胜后来文章里写的首富系列,这哥们我对他评价很高,虽然只是简单的聊了几句,我就觉得这不是一般家庭出来的,很谦卑,说话用“您”,在本地,用“您”的人很少。

这个没有违约,不仅仅没有违约,还在外面说过我的好话,我觉得能在背后赞美别人的人,才是真牛,是前几天那个地产妹子过来,她说在临沂饭局上遇到了一个帅哥,这个饭局级别还挺高的,有大BOSS在场,其中地产妹妹就问蜜蜡小伙见过懂懂没?说见过……

刘胜那句话很好:当面说真话,背后说好话。

很开心!

做小天使那些日子,不快乐,总担心别人会违约,提心吊胆的,真事后想想,真是一群很有意思的人,例如我投的那个做电商的,他掏心窝的送了我两条建议,关于炒股的,一是让我长线持有苹果和拼多多,二是让我持有茅台。

我在文章里写过这个事。

拼多多?

在咱眼里,就是垃圾。

苹果?

天价了。

茅台?

那时股价800多了,肯定跌。

如今?

脸都被打的生疼。

本地做租车的那哥们,在跟我结算清了以后,没几天,跑路了,熟悉这个事的朋友第一时间问我:那小子钱还你了没?

我说,还了。

他为什么一定会还我的?

这就是我对他的掌控力,倘若没有这种掌控力,不要轻易玩这些资本游戏,会反噬自己的,你拿钱往外扔,谁不要?

别拿钱考验情谊,特别朝下考验,一考验就打脸,你不如把钱送我,我花的开心了,也许还给你说声谢谢呢!

管理的一个大学问,就是营造势差。

势差怎么营造?

很关键的一个细节,就是接触不到。

要是真的天天相处了,任何人都是普通人,可能也有口臭,也发骚,甚至有些我们接受不了的小脾气……

看司机。

初当老板的人,特别是初次有司机的人,往往没有资格感,吃饭跟司机一起,甚至晚上住宿跟司机拼房,久而久之的结果是什么?

司机不那么害怕老板。

甚至没有敬畏心。

而有些人是怎么管理司机?可能对司机也很有爱,例如帮司机家里解决一些实际问题,但是在跟司机相处的时候,要建立绝对的势差,饭局就是自己参加,司机你自己找地方吃去,住宿就是自己住,司机你自己解决住宿问题,给你差旅费报销就是了。

越是这样,司机用的越顺手。

司机能准确知道自己的定位,自己是服务者,不是老板的朋友,更不是老板的哥们,而前者呢,特别是刘强东这类兄弟,喊自己的京东小哥为哥们,那么可能喊自己的司机也是哥们,时间一长,司机就会左右摇摆,一会觉得自己是老板的哥们,一会觉得自己是干活的,双重感觉容易错乱。

那天,我去健身房找黄毛,有个女教练找我聊了几句,说是非常郁闷,没人倾诉,其实我非常不喜欢女人找我倾诉,特别是情感问题,这不就是闲的吗?除了男女之事,这个世界上有意思的事多的是,甚至比啪啪更爽,你的人生该有多么无趣才把爱情看的这么重?这就如同我们去无人区路上探讨的话题,为了穿越无人区,三天赶了接近4000公里,日夜兼程,若是为了一个女人?绝对不会有队友这么疯狂,过了那个年龄段了,没意思。(若是女人是范冰冰呢?)

女教练先是讲自己失恋了,说家人反对,她的身份决定了,她的恋情一般都是非常态的,要么是大叔爱上了自己,要么对方是有妇之夫,否则家人不会激烈反对,还有最关键的一点,我认为她对自己的定位有问题。

女教练,你唯一的价值,其实是肌肉,是肉,是体验。

至于说灵魂、伴侣?

不沾边。

就是偶尔玩玩是可以的,真当伴侣?不现实,因为你脑子里没货,很多女孩都有类似的误区,认为变坏后愿意给自己钱的男人有的是,你把男人想的太天真了,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真相,在情人市场里,真正的抢手货是有工作的、有身份的、有才华的,而且是不为人知的,长的未必漂亮,但是男人就愿意跟她在一起,甚至不做爱也无所谓,这才是真正的硬通货。

健身房那些,只适合满足一下荷尔蒙。

你想,我这么骚的人,我都从来不在健身房里撩拨任何人,我觉得都不上档次,就是一群初中都没毕业的女人,而且普遍有口臭,一说话就是大嗓门,一叫床就是哎呀妈呀。

后面的故事,才是主题。

她失恋后,跟一个小伙子聊上了,这个小伙子来过健身房,东北口音,特别帅气,当时是要找教练,以这个名义加的微信,就见了那一面。

她失恋后,他每天都安慰她。

后来发展到语音、视频,甚至晚上不视频几发都不晚安,完全是情侣状态了,小伙每天晒朋友圈,自己投资了一个什么东西,反正挺赚钱的。

他让她一起参与。

于是,她把积蓄全弄进去了,还贷款、信用卡。

等于,负债50万+了。

她没讲完,我说,这不就是杀猪盘嘛!

她说,我去报案了,警察说这个钱很难弄回来了,你说我怎么弄。

我说,找个男人给还了。

她说,这么多钱,哪有男人愿意。

在我眼里,负债的人全是炸弹、谎话连篇,我敷衍了几句,就走了,告诉她,应该咨询一下警察或明白人,先把可能让自己被拘留的几个还了,例如信用卡之类的,别的再想办法,至于说不还,可能性不大。

那天,我正好看到了几段话,应该发给她,主要是我没有她微信,就发这里吧。

被骗是愚蠢贪婪短视的必然结果。所以如果一个人被骗了,应当认真反思自己,骗子一定也是有积极作用的。他能帮你认识你自己。如果没有被骗,也许有的人一辈子也无法了解自己。

有智慧的人用一切机会来反思自己,提高自己,愿意为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事情承担责任。愚蠢的人从不反思自己。他发生任何事情,都会把责任推给别人。

所以愚蠢的人会永远愚蠢下去,智慧的人则会不断地变得更有智慧。

不过,她肯定能捞到钱。

捞有钱人的钱,难度很大,有钱人会对她的价值进行评估,就是东莞价,但是,健身房里的普通人,特别是工薪族,会给她很高的溢价,也许把她当女神呢?

我跟黄毛走的时候,我在门口又遇到了这个女教练,她在门口抽烟,我问了一句:筹了多少了?

她说,我哥给了我2万,健身房一个朋友刷了10万信用卡帮我,我帮他付利息。

我说,不急,慢慢来。

我心想,刷10万信用卡的那个,最终肯定感叹,妈的,弄了个镶金边的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特别说明:

A、文章非纪实文学,我不一定是我,你不一定是你,切勿对号入座!

B、文章为有偿阅读,单篇1元,包年200元,可日付可年付。

C、公众号:芝士姐,微信社群加v:xna2022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xna2022
Xna2022 关注:0    粉丝:0
微信xna2022
×

予人玫瑰,手有余香

打赏 Xna2022

打开微信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发表评论

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

扫一扫二维码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