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na2022Xna2022  2020-11-18 08:43 网盘扩容 隐藏边栏 |   抢沙发  12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温馨提示:本文有偿阅读

中秋节前夕。

小律师带了个小少妇来,说是来拍照、打卡。

小少妇不显年龄,看起来,顶多30岁,很瘦很瘦的,那腿没有筷子粗,说是经常听朋友提起懂懂,终于见到活的了。

坐吧。

小少妇也是律师,在济南工作。

问我,是应该喊董老师呢还是喊董哥呢?

我说,我是93年的。

她说,那我比您大,我是87年的。

我说,开玩笑,我83年的。

她去拍照去了,我跟小律师坐沙发上闲聊。

我问,你亲戚?

小律师说,之前在我们单位实习过。

我说,一看就是城里长大的。

她说,她爸不就是刘XX嘛。

我说,懂了。

能感觉到,大户人家出来的,最直接的一点,不紧张,大部分人来我这里打卡都紧张,甚至手都是颤抖的,她没有,很随意。

她拍了几组照片,让我们帮着选选,她发朋友圈的。

坐吧,喝点水。

我说,你在济南,那应该认识孙XX律师。(本地人在济南,这个人在本地很有名,因为他是公务员辞职去当的律师,而且辞职时已经有一官半职了,当时是很轰动的,都觉得他傻了,铁饭碗不要去闯荡江湖去了)

小少妇说,认识,他现在有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了。

我说,在东二环,山航北边。

她说,你对济南很熟悉啊。

我说,从东二环一直到凤凰路,我全熟。

她说,我就住奥体西路。

我问,万科?

她说,对面。

我说,我曾经在那买过一套房子,一楼带院,300多平,定金都交了,后来又退了,当时9千多。

她说,留到现在发财了。

我说,没那个眼光,没那个命。

她问,你跟孙律师很熟悉吗?

我说,还可以吧,我朋友跟他熟,我跟他一般,只是一起吃过几次饭,也给他介绍过业务。

她说,他现在不在原来的地方了,搬到工业北路了。

我问,落魄了?

她说,也不是,主要是原来的办公成本太高。

我说,他没有做生意的天赋。

她笑了,笑的意思是基本赞同这个观点,所谓的做生意的天赋是什么?就是没有拉业务的能力,辩护能力还可以,管理能力也行,就是没有开展业务的能力,做律师,业务要靠客户、朋友来帮你口碑介绍,大家为什么愿意为你做口碑?

你要思考这一点。

例如我们给他介绍了业务,他什么反应都没有。

顶多说声谢谢。

若是我给小律师介绍个业务,她赚1万能分我5千,这样咱也愿意为她介绍业务,甚至主动给推销,你要打官司不?我给你找个律师,很厉害……

孙律师为什么没分钱的意识?

与他多年的工作经历有关,没做过生意,反而被人伺候过,觉得别人为自己介绍业务是应该的,这个东西需要有人点他,他可能瞬间就开悟了,但是咱肯定不会点的,因为他觉得咱年轻,没有教育他的资格。

这里面还有很多技巧,要区分客户的需求是什么,小案子直接不接,朋友的也不接?不接,但是要给出法律建议,例如你这个婚应该怎么离,然后若是有需要可以再推荐其他律师,自己专注于一个细分领域,例如商标、经济纠纷、股权、电商……

尽量要与钱有关的,并且要跨区域作战,接全国的单,这样可以做到收益最大化。

而孙律师呢?

什么都接。

把自己搞的太累。

我在济南的那几年,经常有人提起孙律师,就是总有体制内的同事把他理解为了成功人士,看,开上奥迪了,办公室好几百平,手下几十个律师,是成功者了,大家到济南有什么事也会联络他,他也很享受这种虚拟的光环,据说大家到济南招商引资,带队的都要先到他的办公室报个到。

我接触了几次,我就知道,他不赚钱。

徒有虚名!

小少妇问能否加个微信?

小律师说,千万别,他很好色。

小少妇说,没事,我这么丑,绝对安全。

我说,我现在清心寡欲,就差剃度出家了。

加了后,她把手机号码和名字发了过来,我也礼貌性的按照这个格式回了过去,她顺手翻了翻我的朋友圈,突然她问我:老钱也是你好友?(她看的点赞记录)

我问,齐鲁晚报的那个?

她说,是的。

我说,我在济南时,他曾经要拜师于我学写公众号,写了一段时间,放弃了。

她说,前段时间他来咱这边了。

我说,去年吧。

她说,可能是。

我说,去年,咱这边有景点评5A,请了一些记者,其中就有他,打电话非让我过去,他喝多了,拉着我手聊到了大半夜,一句话重八遍。

她说,他那酒量行。

我说,一斤白酒没问题。

她说,我在晚报上有法律讲堂,就是写个法制小故事,之前他负责法制版的审稿,我们经常见面。

我问,每天都写吗?

她说,一周一篇。

我问,有没有人通过稿子联系你打官司?

她说,有过。

我问,没开个微博玩玩?写写一些案例啥的。

她说,没,想过录抖音,但是我这脸,一录,整个屏幕都是我的脸。

我说,你这属于瘦的。

她说,没法看!

又聊了聊我们的书店,我讲了讲我们的定位,她问能否帮着淘一些书?

我说,可以的,这么说吧,若是一本书,我都找不到,别人更找不到,因为我有专业淘书的渠道,我们也有群,有人专门做小众书。

她说,那你帮我弄本李海东的《刑法原理入门》。

我问,正规出版的?

她说,是的。

我说,很简单,放心就是。

她说,当当、京东、淘宝都没有。

我说,你把书名发微信给我,我等下安排人去找,就这一本?

她说,就这一本。

我说,那我找到,就当礼物送你了。

她说,使不得,书,还是要自己买的。

她们俩走了,说要逛街买奶茶,问我去不去?

我说,我不去,否则人家以为我领俩媳妇。

书,很快就有反馈,不难找,就是太贵,品相好一点的,要六百块钱,差一点的也要四百多,看来这本书当时印量很少,而且应该是被禁了,否则不会出现这么紧缺,这些流通出来的,要么是废品站,要么是学者的藏书。

我跟同事说,取中间值,买个五百块钱左右的吧。

学术类的书,很多只印刷一次,一次就印那么几千册,又有足够的学术价值,那么就会不断有人找,价格自然是水涨船高。

买了。

差不多一周才收到,发的还是邮局挂号信。

我去邮局取的。

我拍照给小少妇,让她来取。

她说,等周末吧,我周末回去。

我说,行。

周末来了,提了一套餐具,淄博产的,应该是小律师建议她的,小律师知道我肯定不要钱,就建议她给带点礼物,交换一下,带点什么呢?懂懂最近在学做饭,你送套餐具给他,他肯定很开心……

还不错,很喜欢。

彼此都满意吧。

我问,你大学就是学的法律?

她说,是的,政法学院。

我问,高中在哪读的?

她说,齐鲁博苑。

我说,贵族学校。

她说,算不上。

我说,我有个球友,之前在那边教语文,后来考了公务员,他数了一下他班上的学生,本地企业家的娃占了一半。

她说,你说的是R老师。

我说,是的。

她说,世界真小,交集真多。

我问,你在济南是全职律师?

她说,怎么说呢,算是,家里在那边有个办事处,偶尔我也去看看。

我问,你还有个弟弟?

她说,是,你怎么知道的?

我说,我猜的。

她问,你读书时的同学,现在联系的多吗?

我说,比较少,你呢?

她说,高中同学还经常聚,我高中同学大部分都回来了。

我说,回来接班。

她说,主要是学习都不好。

我问,大学同学还聚吗?

她说,很少,虽然多数都在济南工作,但是平时也没什么联系,在大学时,我在班里当过副班长和团支部书记,刚毕业的时候,每年大家都聚聚,我就负责找地方以及收聚餐费,我就发现问题特别多,要么有人嫌选的标准高了,要么是有人嫌远,反正是什么声音都有,一次就够够的了,他们觉得你有钱,你看我们都还坐公交车,你已经开上VOLVO了,你请大家就是了。

我说,你高中同学,应该都是抢着买单的主。

她说,小聚基本都是抢着付,大聚就搞过两次,一次是毕业十周年,一次是毕业十五周年,毕业十五周年是我负责收的钱,大家说一起去五莲打猎,因为有过前车之鉴,我觉得收钱是个棘手的事,标准是不是高了?大家背后会不会说我?结果呢?班长在群里发出活动标准,大家马上就把钱转给了我。

我说,消费阶层不同,你说的这些我都很理解,我们出去穿越无人区,无论预收1万还是2万,大家都是第一时间转,没有人会多问一句,甚至会有争论,例如有带娃的,坚决要求把娃也算一个独立的名额,会计就坚决不收,意思是娃还吃多少?最终账目也不需要公开,多退少补。而骑行活动呢,特别是收费100元以下的,全是鸡毛蒜皮的小事,甚至在群里吵起来了,肉买贵了,啤酒自己没喝之类的……

有时候,偶尔有人要跟着去穿越,为什么咨询了队长几句,队长直接说名额满了?就是聊了几句,看看你的关注焦点在哪,例如你总是问,人均预算多少钱?什么费用怎么均摊?

人家一看,不是一类人,直接就拒绝了。

出去玩的,谁在意这些?!

小少妇突然想起了什么:有个事一直想问你,结果见了面又忘了,X毛毛跟你怎么认识的?

我说,我同事,我们俩一个单位。

她问,你不是无业游民吗?

我说,不是,我是体制内的。

她说,我看跟你在朋友圈互动频繁,而且有点跟她性格不符,她是那种很高冷的,而跟你互动的时候,完全是另外一个状态。

我说,没有,纯洁的友谊,只是我是她性格的另一面,让她照到了镜子而已,我过生日的时候,她还送了我本书,上面写着顾城的一句话:草在结它的种子,风在摇它的叶子,我们站着,不说话,就十分美好。

她说,喜欢你。

我说,不是,就是一种类似知音。

她问,她在你们单位算富有的不?

我说,还可以,不突出,在单位上班的女人,普遍都比较富有,因为有正式身份的女人,一般都能平嫁或上嫁,而男人呢?多是平娶或下娶,所以开好车的多是女同事,男同事普遍拮据,我们单位有一个月发两千多的,还开着大奔,女的。

她问,你同事怎么看你?

我说,或是很欣赏,或觉得是神经病,多数应该都觉得是神经病吧,毕竟常规思维理解不了我们的生活模式。

她说,我也这么觉得,肯定觉得你不正常。

我说,律师是朝阳产业。

她说,优质律师是,普通律师不是,因为普通律师太多太多了,门槛又低,只要想考都能考到。

我问,是谁给你选的?

她说,我爸,他其实是想让我进公检法,但是我更喜欢自由一点的职业。

我说,X律师(小律师)跟我讲,公检法的人瞧不上律师,但是又羡慕律师的收入。

她说,描述比较准确。

我说,很多律师对法官是跪舔模式,陪吃陪送陪睡。

她说,你说的是极个别的。

我说,青岛不是有个法官,把原告、被告的两个律师同时放一张床上了。(刚百度了一下,貌似说少了,是三位,其中一位吃醋,把事捅了。)

她说,你什么都知道。

我说,你爸还是比较有眼光的,想让你掌握权力。

她问,你没想让孩子学个什么专业?

我说,我希望他学营养学,这样他可以生活的健康,少喝酒,管理好身体,同时会远离毒品、熬夜等不良习惯,当然这些只是我一厢情愿,最终还是看他自己,若是高考时让我帮着选,我会这么建议的,这个作为基础专业,若是想做第二专业,我希望他能成为一名作家,拥有自己的文学王国,这样可以把我的资源嫁接给他,就如同郭德纲可以托出郭麒麟是一个道理。

她说,我现在才知道,毒品离我们每个人都很近。

我说,我们每个人身边都有瘾君子,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,经济越发达的地区,毒品越年轻化,例如在浙江,中学生就开始流行笑气了,再过几年,等我们的娃长大后,不说别的,大麻可能跟今天的美国这么普及了,一个孩子能从小到大健康的走完一生,是很不容易的,远离烟酒黄赌毒暴力肥胖传染病,这就是我一直希望传递给孩子的,若说世界上真的有神值得我们朝拜,只有一个,就是我们的身体,值得我们用心呵护,去足够敬畏。

她说,现在犯罪也平民化了。

我说,看守所的朋友跟我讲,南方那边,十有六七是与毒品有关的,咱这边,十有六七是与信用卡有关的。

她说,应该是拘留所吧。

我说,我也搞不懂,反正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。

她问,你这里要不要实习生?

我说,不要。

她说,我弟在家上网课,想找个兼职,最好是电商之类的。

我问,你弟弟几岁?

她说,研究生了。

我问,在哪个学校?

她说,纽卡斯尔。

我问,澳洲的还是英国的?

她说,我靠,你什么都知道啊?!

我说,也是道听途说的。

她说,英国的,当时我爸想让他读个知名大学,例如剑桥、牛津,运作不了,都对本科专业有背景要求,纽卡斯尔属于前150强里为数不多的保底院校,就是舍得花钱,就能读。

我说,跟那个XXX似的,读的快速通道?(企业家的娃,不少读北大清华的,并不是考上的,而是做了一个2+2的留学通道,国内读两年,国外读两年,唯一的特点就是贵,例如之前帮我开车的哥们,他家之前是准上市公司,他大学是在清华大学读的,然后去的莫斯科大学,还在那边生了个娃。)

她说,不一样,我弟在国内是二本毕业,正规的。

我问,打算让回来吗?

她说,肯定,我爸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,我弟说以后去北京发展,我爸都不让,肯定让他回县城。

我说,回县城考个公务员,几年能赚回留学费用?

她说,既然出去留学了,就不能算这个账了,我爸当时也打算让我留学,但是我妈不同意,生怕我自己出去受欺负,我弟是男孩子无所谓了,我爸总是说,有能力就世界到处跑,见见各种世面。

我说,前几年,不是网上曝出有些富豪捐给国外那些大学几千万几个亿,就是为了换个子女读书名额,这些年我才发现,不是国内没有这样的机会,而是他们不屑于一般的大学,国内大学也有很多类似的可操作空间,甚至说成本更低,甚至包括北大、清华特招生,会有人帮你规划,从高一就开始规划,剑走偏锋,我也是这几年接触了一些人才知道的,我在海南骑行时,有个队友是美院毕业的,他给我讲了浙江那边的美术工厂,就是批量化生产美术生的,就是用大车间改的,一个车间里坐七八百个学生,整个屋子里全是铅笔的声音,有天老师讲了个故事,就是山东考生为什么考美院那么厉害?就是因为山东替考严重,甚至说了一个很夸张的比例,我那队友说,那天晚上,原本热闹的宿舍,大家一言不发,都陷入了沉默了。(有兴趣的可以搜一下美院替考,这个是一条产业链)

怎么理解呢?

例如,我学习处于中游,若是正常考,我也就是考个专科,但是我这个成绩呢,在特长生里又属于高分了,那么父母就可以运作替考,找人替考专业科,自己考文化科,美术生很少听说,但是体育生是比较常见的,特别是足球专业的,有人连手抛球都不会发……

我总觉得,我那个骑友是故意黑我们大山东,相反,我觉得山东在各方面都是抓的最严的,作弊空间也是最小的,参考计划生育就行了,为什么放开二胎后山东最能生?因为山东是管的最严的,你看江浙呢?计划生育再紧,也没影响他们生。

我结婚后,就是很典型的例子。

妇女三个月查一次体,你在国外打工也必须回来,乡镇上已经采取虹膜识别技术了,只要发现你怀孕了,那对不起,必须流掉。

你想跑?

抓你全家!

你以为开玩笑?

只是从来没有作家敢写而已,别说作家了,都没有律师敢碰这个领域,在山东有两类案子是不能接的,一是拆迁案,二是计划生育案。

这几天,媳妇不在家,又是需要我独自带娃,我家娃比较挑食,要么肯德基,要么水饺,我本身是比较认可肯德基的,无论是营养搭配还是卫生条件,所以早上我都是帮娃叫份肯德基早餐,之所以送娃读私立学校,也是考虑管饭,在老师面前,他没有选择的权力,老师让吃什么,他吃什么。

送娃后,要么我自己去做饭,若是时间来不及,我就去早餐店吃点。

门口开了一家早餐店。

河南人开的。

应该是个加盟连锁的,刚开业,学生免费喝粥,人气还可以,但是直觉这个店干不了太久,大家都觉得饭店好干,实际上,饭店是死亡率最高的领域,新店开了没几天,倒闭了,这个早餐店之前是家水饺店,还是会员制,很多人充了卡,老板说跑就跑了,跑了也赔本。

老板、干活的,都是河南的。

我过去,一般是要碗豆浆,两个肉包,两个鸡蛋。

听他们聊天,应该是兄妹几个,合伙加盟的,那个大姐应该跟我年龄差不多,负责帮人打饭,她给我打豆浆的时候,手指放碗里了,我也没法计较,待我快吃饱时,她跟她弟在聊天:你先看一会,我去尿个尿。

我立刻觉得很别扭,心想,你不会尿尿不洗手吧?

走了。

又一天,我又过去吃早餐,我问了一句:我能否自己拿自己盛?

她说,可以的。

结账的时候,前面是母女,妈妈30岁左右,打扮的很好,开了一辆宝马GT535,车牌是纯数字的,我怎么知道的?我们一起进的门,当时我帮她开的门,她想帮我开,让我抢了,她急忙跟孩子说:谢谢叔叔。

结账的时候,她们在我前面,孩子拿电话手表在结账,捣鼓了好一会,没弄好,妈妈让她把手表收起来,自己拿手机扫了,女孩问,妈妈,你不是说让我来扫吗?妈妈说,人少的时候,或者没人的时候,可以让你操作,但是人太多,你会耽误其他人的时间。

那一瞬间,我就觉得,她活该能开上百万豪车。

这修养!

从学生不免费喝粥后,人气一天不如一天,连暖气也没舍得开,里面冻人,包子一会就凉了,除非赶时间,否则我很少进去了。

我在想,姐弟几个,又交了学费。

前几天,我跟几个做餐饮的朋友闲聊,他们来我店里玩耍,他们对餐饮的理解是什么?餐饮要想好干,必须要干不需要厨师的,否则不可控因素太多,变数太多,你不能让一个厨师没日没夜的干吧?除非老板本身是厨师出身,能顶上。

他们还谈了一个点,我觉得很有意思。

如何看待房租10万与房租15万。

外人觉得,肯定选15万的,多花点钱,租个稍微大点的,位置好点的,而且5万元一均摊到每天,不到两百块钱,无所谓。

而他们的观点是什么?

若是饭店月利润是2万5,多花5万房租就意味着两个月白干了。

若是有人问我,普通人如何最快的速度赚到100万?

依我作为旁观者的角度来看。

最快的方式,就是做餐饮加盟,自己四处研究,看看有什么做连锁加盟的餐饮项目,要么是快餐类的,例如水饺、面条,要么是火锅类的,例如串串香、羊蝎子、大棒骨,然后自己开一家,摸索盈利,一年能赚个二十来万,那么百万就已经赚到手了,怎么赚?

很简单,找个大V给写写,推广一下,给点钱就是了。

瞬间就招满!

你知道根源是什么吗?

每个文艺青年的梦想是开家书店,每个女人的梦想是开家服装店,每个男人想到创业就是开饭店……

烟台有个玄兴包子,有个记者去采访了一下,一篇报道不到半年时间,给带来了400多个加盟商,这玩意就这么神奇,但是这100万为什么一般人赚不去?

因为,不相信,说的再近一点,之前鸡哥开个面包车,在潍坊卖叫花鸡,一做招商加盟,现在开大奔了,马上库里南了,这才几天的时间?!赚钱我认为不牛B,主要是他整个人的精神面貌都不一样了,有点逆生长的感觉。

说的夸张点,我要帮一个餐厅赚百万?

一篇文章就够了!

你看抖音上那些做探店的为什么那么牛?

因为会产生蝴蝶效应,最根本的收入不是来源于增加了多少食客,而是做了多少家加盟,为什么传统渠道做餐饮招商越来越难了?就是被抖音分流了,现在大家都狡猾了,想学什么餐饮,先去抖音搜一下,然后直接坐车就去了,觉得好吃就直接跟老板谈:我能加盟不?!

网红,不是用来崇拜的,而是拿来用的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特别说明:

A、文章非纪实文学,我不一定是我,你不一定是你,切勿对号入座!

B、文章为有偿阅读,单篇1元,包年200元,可日付可年付。

C、公众号:芝士姐,微信社群加v:xna2022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xna2022
Xna2022 关注:0    粉丝:0
微信xna2022
×

予人玫瑰,手有余香

打赏 Xna2022

打开微信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发表评论

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

扫一扫二维码分享